由恐怖说开去

也许是害怕吧,我从小就不看恐怖电影或者小说,甚至一切和恐怖相关的东西,
所以直到现在泡妞秘籍中最常用的约女孩子看恐怖电影换得主动投怀送抱的招数我从来没机会实践

小时候流行林正英拍的香港神鬼片,一次不小心看了一会僵尸电影,导致本来已早早和爸妈分屋睡的我又搬了回去。
小时候家里杀鸡宰鱼对我来说也是很不舒服的事情,虽然印象中吃的时候好像没有愧疚过。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胆量着实大了不少,杀鸡的事情做不了但是宰鱼的活基本我全包了。
神鬼动漫我也看了很多,可是每次看完反而感动的不行,被里面那至真至情所打动,
在动漫的世界里一般是没有坏人的,就算坏也坏的理由充分。
也知道了贞子、盗墓笔记一类的热门电影或小说,可是压根没有看的欲望,
也曾经想过应该尝试突破一下,可是盗墓笔记在电脑里存了很久我连一章都看不下去,也就删除了,
贞子之类电影宿舍的兄弟们看过好多,我都是带上耳机忙自己的游戏或者动漫。

而对于恐怖的态度也从了小时候的“怕”变成了“躲”;
我总有这样的感觉:世间有太多美好的东西了,多到我都没时间去一一经历,哪能浪费时间在恐怖的事情上。

昨天和同事聊天,说到现在的时事,他建议我多看些美好的新闻。
可是现实如何呢?尤其是近几年,我实在是想躲也躲不掉了。
每天看到新闻标题都是:毒奶粉、拆迁、水灾、矿难、贫穷等恐怖之事。
在我生活中我感觉到的美好越来越少,但是我又无处可逃。

小时候学语文,知道了《聊斋志异》、看电视知道了纪晓岚的《草堂笔记》,一直以为就是写写神鬼之事,刚查百科得到如下资料:
《聊斋志异》是一部具有独特思想风貌和艺术风貌的文言文短篇小说集。多数小说是通过幻想的形式谈狐说鬼,但内容却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曲折地反映了蒲松龄所生活的时代的社会矛盾和人民的思想愿望,熔铸进了作家对生活的独特的感受和认识。

也许就是逃避了太久,当这些小说或者影视中恐怖的事情真实发生在天真的我的身边之时,
我着实有种无助和慌乱,
我甚至妄想如何能解脱,比如我想到了移民等方法。

今天看了一部很感人的电影《迫在眉梢》,讲美国医疗的,很呼应奥巴马兄弟的医疗改革方案。
但不管怎样这是件好事情。
医改是体制的问题。

我今天似乎找到了世间最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体制。

当我们面对困难寻求组织或者国家帮助时,因为体制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这样的回答“按规矩只能这样”、“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处理”。
于是我们无助的成为体制的牺牲品。
我不懂高深的政治也没研究过历史,但是作为一个人,仅仅因为没有某样的规矩就导致了人的基本权利无法保障之时,那我会认为这体制是有问题的。

可是体制是谁定的?为什么会有这不合时宜的体制存在?
体制受社会发展、当权阶级等影响,必然会有其历史局限性,总有不适宜的那一天,
可是这种不适宜却又没有改革它的体制来保障,
于是人们只有打破旧它,我瞎猜也是这也是人类区区几千年却改朝换代无数的原因。

什么才是最好的体制?
我大胆妄言,是不是宪法可以简单点,可以就一句话:保障其为人的权利。
我们万事从最本质的人权出发,尊重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
那时如果体制不合适我们就改革它,因为有更高的人权在,体制只不过是工具而已。

突然发现唠叨了这么多,让朋友们见笑了。
本以为自己已无血性,今天一看发觉自己还是很傻很天真啊,还是洗洗睡了。




上一篇: 我要享受生活,让房子见鬼去吧
下一篇: 最近流行的小测试,有点意思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

访客评论

  1. #1 ofly 2010-07-19, 8:32 AM
    写得越来越多了,很有大师的潜质,不错不错。关于恐怖片其实原理都一样,看多了你就知道了,以前很多人说“山村老尸”很恐怖,看完了才知道是爱情片,记忆中有个叫“大头怪婴”的烂片挺恐怖的,因为拍的很没啥逻辑所以看完了也不知道咋会事,所以挺恐怖的,当你知道了为什么其实就不恐怖了,哈哈哈
  2. #2 fyfei 2010-07-19, 9:01 AM
    看恐怖片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而现在是对体制“已知”的绝望。
    这是我的转变。
    转一下我最很喜欢的一个台湾医生侯文咏的微薄:
    看鬼片时,发现鬼最令人害怕的时刻通常介于将出现未出现时。哪怕再恶厉之鬼,一旦变成已知或路数被摸清,也就不可怕了。想想,原来人真正惧怕的不是鬼,而是未知。因此,人生想要无畏其实不难。事前先把坏的情况想过,沙盘推演过,看不见的未知多半会变成已知了。人怕鬼,鬼怕害怕无畏的人呢。

发表评论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