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向左,长尾向右

最近,有中国博客教父之称的方兴东在被问到微博的未来时表示:虽然新浪起步在前,而且影响力领先,但是最终微博的天下还是腾讯的。悲观点预测,一年以后,腾讯的微博用户可能是新浪的数量级之高。互联网垄断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最近,web2.0宗师之一的谢文在被问及,若与新浪竞争,百度、腾讯、网易谁最靠谱时表示:都不靠谱,因为没有本质区别。

同样是最近,经常给大学生写信的导师李开复表示,自己非常看好微博,在中国最有希望做出Facebook开放平台的就是微博,这有可能是新浪微博,也有可能是腾讯微博。

在几乎相同的时间里,同论微博,三V三观点:毫无疑问,在教父与宗师之间,至少有一个是错的,战机瞬息万变,战争胜负难料,导师果然是导师,从来都不错,因为什么都没说。

那么,就从教父的博客时代说起吧。

二八理论VS长尾理论

1897年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归纳出的一个统计结论,即20%的人口享有80%的财富。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准确的比例数字,但表现了一种不平衡关系,即少数主流的人(或事物)可以造成主要的、重大的影响。以至于在市场营销中,为了提高效率,厂商们习惯于把精力放在那些有80%客户去购买的20%的主流商品上,着力维护购买其80%商品的20%的主流客户。

同样的道理,根据主流的结论,20%的精英会拥有了80%的眼球需求,尽管当时博客的基本概念是“人人可以……”,作为网络传媒的扛把子,新浪一眼望穿本质,夹杂其中结构仍然不出二八结构,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名人博客运动开始了。

同年,美国《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发表了一篇跟博客毫不相关的论文《长尾》。最初Chris Anderson只是用来描述亚马逊的商业模式,然而随着传媒世界的推崇和传播,新的素材和案例不断丰富着,此时新浪博客上的名人们也趋之若鹜,纷纷不愿错过赞美的机会。

人们惊呼,这是对传统二八理论的背叛,互联网所带来的边际成本变化正在造就一个全新的理论。但没有名人注意到,他发表观点依靠的博客世界一样遵循了这个崭新的理论。

马化腾本人也许当时没有来得及研读长尾理论,但他所做的恰恰契合了长尾理论,他没有为了新浪争夺20%的主流资源而血战,而是探索了一条更亲近余下80%用户的路。

最后,两家都成就了霸业,事实证明,没有谁胜谁负之分,长尾并不是所谓的颠覆,只是二八的补充而已。

回到标题,这个败局属于腾讯,那么,为什么博客争霸时代,新浪向左,腾讯向右,两者各自都成就了大业,到了微博争霸时代,新浪继续向左,腾讯却不能继续向右呢?

因为……

用户不需要两个割裂的世界

微博并不是普通用户的刚性需求,从信息传播规律来说,名人需要话语权,而普通人天生没有,开放的舞台天生属于有名望有才华的人,却让平凡的小人物望而却步。腾讯希望靠用户基数打败微博,这本身是一个极其危险的错误态度。

据说10%的用户拥有90%的粉丝,90%的人追求微博的媒体价值,这本身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从表面上看,一如当年的博客时代,新浪把二八理论发挥到了极致,腾讯似乎应该在长尾上大做文章,然而,这一次,长尾理论并不能拯救腾讯微博。

因为……因为这个逻辑困惑本身是有问题的,正确的问法不应该是问:为什么新浪能向左,腾讯却不能向右?

而应该问:为什么微博向左,SNS向右?

由于更宏观层面的需求结构里,向右已经有SNS了,微博只能向左了。于是这个逻辑困惑的答案是:微博本身已经向左了,腾讯微博向右,就如同车往左开,车内人右走。

由于是本质相同的东西,若腾讯微博不能正面打败新浪微博,那么,最终灭掉腾讯微博的不是新浪微博,是QQ空间。(请注意,灭掉腾讯微博的不是QQ空间的说说,是QQ空间本身。)

在企鹅架构的封闭系统里,由于存在更加契合普通用户价值的QQ空间,腾讯微博面临一个不可能战胜的艰巨任务,在普通用户层面很难大量积累用户忠诚,一旦用户觉得没劲,就会退回到QQ空间,(QQ校友最终沦为空间附庸是一个可以参照的先例,这在下一篇里会提到)连锁反应之后,整体就被拖垮了。

当腾讯微博被自家QQ空间打败,它所做的很大一部分反为新浪做嫁衣裳,君不见新浪微博用户暴涨,不因新浪太帅,全因腾讯太给力而来,正是腾讯,教化了用户,哦,原来有个很流行的产品叫微博。最终的平衡态是:稍微高端一点的用户会向新浪微博流动,而低端一点的微博会逐步退回QQ空间大本营,而腾讯微博,往前不敌新浪,往后不敌自己QQ空间,最终位置无比尴尬,尽管可能将拥有数倍于新浪的用户,而用户为之奉献的热情却会被消磨掉。

若不能找到一个支点,控制一个稳定的平衡,纵有6亿用户,乌合之众而已。

张朝阳左右为难

奇迹是不会出现的,那又何必让自己再一次失望,还迷失了自己的判断。

相传风萧萧兮搜狐寒,被抽到去微博的壮士一去不复还,张朝阳明知道微博格局大定,搜狐机会渺茫,但仍旧冲进了一场注定的败局里,往胜败处说,张朝阳天生不具备将才性格,完全不知胜败机变,但往更宏观处说,他并没有错,因为腾讯的博客是社区,新浪的博客是媒体,如今微博正在改写媒体,作为一家媒体公司甚至过去超越过新浪的媒体公司,公司核心业务已经到了兴衰存亡之秋,纵无力回天,也只能战死沙场。

人生之悲莫过于此,欲右进取不能社区,欲左也不能偏安媒体,进退维谷,左右为难,我想张朝阳频频反思自己,并不是所谓的秀,真是看不清前方路况的忧郁。

所有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

微博时代,新浪向左,搜狐不得不向左,这一次,向右向左,腾讯如何?

上一篇: 数据驱动B2C做好从0到1
下一篇: 回来了,准备更新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

发表评论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