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产品设计师不死

网易科技专栏作家 郭建龙

百度有啊的死亡让我想起的不是那些所谓的决策者,而是它的设计师和开发者。这个团队才是付出努力最多、最辛苦,却最无奈的一群人。

当有啊的死讯到达时,曾经的有啊首席设计师东宝在网上发了一条微博,我跟着问了一句:你现在怎样了?什么心情?

他不到两分钟就给出了回答:我心情一般吧,但纵观这有啊最后的一段时间,明知走的是错误的路线,但已是身外人。

我再次问道:到底是哪个层次上出问题了?作为设计师,有没有一种无力感?

这次他再也没有回答。

也许我问得太没有技巧、太直接了,勾起了他的反感。但我的确是想知道,一个人花心血设计的成果,当他不得不面对产品的失败,心情是怎样的?

在我心目中,很少有职业如同网络产品设计师一样悲壮,其他人的工作大部分无所谓对错、不需要负责任的,而网络产品设计师一辈子会设计许多产品,但由于互联网高速变化的特点,大部分产品最终都会失败、消失。

一个公司如果推出一个成功的产品,往往会对应着10个失败的产品。

当我们关注那些成功产品的荣耀时,也应该看到,那些失败产品的设计师同样伟大。如今,东宝已经到了另一个公司,参加了另一个团队,也显示出:当产品死亡的时候,设计师不死,他们心碎的同时、却又坚持。

东宝

百度有啊刚出现、人们纷纷抡着胳膊品头论足的时候,我也奉命采访有啊。我的要求很简单:空话不要,我需要采访到核心的开发团队。

经过联系后,百度的公关、直来直去的张熙也毫无保留,向我介绍了东宝。

东宝是有啊的首席设计师,可以说,除了有啊经理李明远之外,对于有啊最有感情的就是他了。

然而,站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如果你在大街上碰到,一定以为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而实际上他却已经是老资格的设计师,在百度内部很有名气,以至于百度准备推出C2C平台时,才会找到他。要知道,当初百度把有啊定位为战略型产品,拥有独立的域名独立的事业部,和独立的总经理。

直到谈起话来,东宝的语气中所透露的自信,才让人感觉到他绝非是外表显现的那么年轻,他实际上已经很有经验。在分析各家平台的问题时显得胸有成竹,说话的声音中充满了决断。为了设计有啊平台,他的经历也颇具有传奇性。

在最初做调研时,他和同事们在淘宝上也开起了店铺,成了卧底。开店过程中,也有过被退货,也有过顾客的投诉,总之,淘宝上小店主的一切酸甜苦辣他都尝过了。

他将淘宝的问题总结为:信用评价体制带来了极大的弊端,为了维护信用,以至于商家伤透了脑筋,只有经营过店铺才能知道商家真正的困扰。另外,支付宝与淘宝的连接问题也常令买家头疼不已。

可以说,淘宝和支付宝是自然发展起来的架构,带着很深的自发痕迹,以至于用到后来,带上了许多考虑不周带来的不方便。

我相信,凭借东宝的认真劲儿,哪怕转型当起小店主,也一定可以小有成就。不过一旦研究透了对方,他就开始设计自己的系统。

百度有啊是从无到有,可以做得更加简洁,并注重C2C和支付工具之间的对接。在东宝的设计下,有啊页面的清爽风格、易用性,都给人不错的印象。

如果从设计角度讲,我更欣赏有啊,而不是淘宝。

东宝还向我讲述了做产品时的惊心动魄,实际上,这时是最能够培养同事们团结和情意的时刻。每个人生活中,除了睡觉和在路上的时间,从早上一直到深夜都是在公司度过的,到了关键期,甚至常常玩通宵连轴转。

到了开发结束后,又开始了全国巡演,从中关村到各个城市,挨个儿询问用户的需求,并请求他们加入有啊。

也许人生中最大的收获,不是在于成功之时,而是奋斗的过程中,在奋斗中结下的友谊才是最长久的,也正因为此,哪怕以后各奔东西后,东宝仍然在和我的谈话中认为,在有啊的时光是最值得怀念的。

无奈的设计师

然而,问题恰恰在于,成功和失败中,到底有多少因素是设计师能够把握的呢?

有啊最终的失败,到底要谁来承担责任?

在中国,设计师只是战术级的,也就是说,当上级决定做一个项目之后,设计师负责规划和实施。而往往成败在战略决策时,就已经注定了。这就像打仗一样,如果最高决策错误,一个师长不管用什么战术,都是在把自己的士兵送进绞肉机。


百度和淘宝的对比,就像是两座城市。一座是慢慢发展起来的,显得格局不好、乱套,但是这样的城市往往又充满了人气和活力。这就是淘宝。

而另一座城市经过了精心的设计,干净、整洁,但是由于太新,就成了鄂尔多斯式的空城。

百度有啊如果要避免鄂尔多斯式的下场,需要的是吸引人气。然而,决策者虽然决定上马了有啊,东宝的设计也是一流的,但是,到了最后决策者却并无法给这个新生的网站带来流量。

当有啊新生的时候,人们普遍认为,百度会利用自己的流量优势来培育它,但最终效果证明,这样的支持实在太有限了。

加上虽然成立了单独的事业部,但有啊总经理李明远的决策权仍然不够,以至于在有啊出现问题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却不解决问题。

当然,最重要的,也许互联网的天然垄断特征,就不容许第二家购物平台做大。当李彦宏决定做一个类似于C2C的平台时,就已经注定了最后的命运。

到头来,有啊反而成了百度技术人员的坟墓,凡是去做有啊的,到最后都散了伙,选择了离去,东宝去了上海,总经理李明远也选择了离职,就连快人快语的张熙也走了。当人气散掉的时候,有啊距离死也就不远了。

这时,谁还记得当年意气风发的东宝?他设计出了好产品,但这个产品却以失败告终,所有的心血,只不过成了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一个注脚而已。

设计师承担着与他的权力不相称的重任,却最终必须承受失败带来的苦痛,这种苦痛比别人感受得更加强烈。

当然,有啊的失败也并非只是负面的。到了百度再做视频网站奇艺的时候,就吸取了不少有啊的教训。首先,它是体外孵化的,建立独立运营的公司,并招募专门的管理团队,给予最大的自主权。其次,虽然独立运营,百度却不再理睬人们的说三道四,也不相信什么搜索引擎中立,把海量的流量注入到奇艺,带来的大量的用户。第三,剑走偏锋,避开与优酷和土豆的正面碰撞,走正版、品牌之路。这些经验无不是当年有啊的反方向,如果没有有啊的失败,李彦宏会这么坚决吗?

胜者也出局

与东宝一样令我感慨的,还有搜狗输入法之父马占凯。

东宝属于百度培养的子弟兵,而马占凯则是歪打正着的外来户。东宝的产品失败了,马占凯的产品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不过,他们最后的结局都差不多,东宝孤身一人离京去了上海继续打拼,而马占凯也离开了搜狐,去了其他公司。在他们的例子中,成功者和失败者的相同点远大于不同点、以至于到最后,也都免不了心碎的命运。

马占凯的命运也颇为传奇。他大学毕业后去了一个地方国企,完全不懂编程,人们看不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立足互联网业的希望。

然而,也正是因为此,他反而更能够从用户角度去发现当前互联网产品的不足之处。他发现当时的输入法词库都是固定的,而搜索引擎却可以通过搜索学习,发现许多的新的词汇。比如,“给力”、“神马都是浮云”这类的新词出现后不久,搜索引擎就都收录了,如果把这些词导入输入法,可以节省用户许多时间。

马占凯带着他的想法到了北京,首先给百度发了几封信,阐述自己的想法,但并未受到重视,于是转投了搜狐。搜狐之所以雇用他,也并非是喜欢他输入法的主意,而是因为他针对于搜索引擎提出的100个小创意,最终打动了搜狐。

但进入搜狐后不久,马占凯再次提出了做输入法的创意,并在讨论后获得了通过。搜狗输入法诞生了。由于其词汇的准确性,迅速占领了大半江山。张朝阳一直想占领桌面端,却屡屡找不到出路,没想到被一个完全不懂技术的年轻人做成了。

然而,搜狗输入法一旦诞生,也就脱离了其创始人的掌控。这时的它是搜狐的一个产品,其未来的决定者已经是市场和管理层,设计师虽然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却已经不是最大的了。

搜狗推出搜索式输入法之后,google和腾讯也分别推出了产品。Google将一键式搜索集成进了输入法功能之中,马占凯也曾经提出这个构想,但被领导层否决了。

最终,搜狗输入法在最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了市场份额,又逐渐被腾讯夺去了市场。当他的建议不再被采纳时,苦闷的他选择了离去。

我之所以知道他的苦闷,是因为在他离开搜狐后,一次谈话时,他仍然深情地和我回忆着搜狗输入法的诞生,甚至给我看那几封写给百度的信。从他的态度,我感觉离去并非他心甘情愿,只是他再也无法掌握局面了。也许在他的一生中,即便再有多少成功的产品,也没有什么产品的分量能够超过搜狗输入法,那是属于他的传奇。可作为中国的设计师,他注定要离开自己催生的孩子。

当本文接近写完时,东宝终于对我的问题进行了回复,他写道:问题已经沉淀成为了经验~有啊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个产品,更是一群如战友的团队,一个从无到有的心血。

他的回答让我放心,他没有生我的气。

通过他的回答我也知道,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的战友,也还会继续拼搏,并最终超越。只是人们关注成功的项目、向往纳斯达克动人的钟声时,又有多少人注意到成功者曾经的苦闷与彷徨。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

上一篇: 凭什么说你的网站用户体验好
下一篇: 围绕用户宣传营销是企业网站建设的核心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

发表评论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