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随笔

    昨晚码了好几小时的字,不舍得扔掉,放在这边和大家一起扯淡吧。

读《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随笔
     最近看到好几个网站都在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据说是“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抽空看了看,书中精选了作者耗时4年,深入医院精神科、公安部等诸多什么机构,和数百名“非常态人类”直接接触,记录的精彩片段。给我们展现了各种精神病患者眼中的世界。那些,我们从未曾注意到的世界。

     例如书中讲到一个患者,喜欢画画,画出来的内容也相当复杂,没有人能看得懂。患者会很耐心的解释,解释完后很多医生都惊了,包括他的主治医师和心理医生。他画的内容 ,每幅画的每一个独立物体,都是以独立的视角去表现的。例如这幅画里有花,有云,有树木,有行人,有一条河,一座桥。看花的角度是仰视的,看云却是俯视的,看树木是平视的,看人是从花的角度去看,看河是紧贴着河面的视角,看桥又是从桥梁结构透视去看。如果你按照他的说法去挨个对照,你会发现他画的很精准,但为什么精准?因为他说他看到的就是那样。他不用蹲在地上就能仰视一朵花,不用趴在木板上就能贴着河面角度看河。这一点,我不清楚是否有这个画派,也不知道有没有画家能做到。
 
 然而看完书后,你会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那些精神病人做过的事情,我们或多或少也做过。人们可以说天才与疯子是只差一步的直线两端,但如果这条线不是直线,而是圆呢?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在最初养猫的时候,总觉得碰过猫的手上沾满了细菌和猫毛。于是频繁的洗手。数天后,我意识到这是一种病态的强迫心理。这样一想,在书的第16章,生化奴隶中的患者,因为害怕成为细菌的奴隶而拼命洗手就很容易理解了。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偏执吧,或者换个更通俗一点的词——怪癖。像有不少人电脑桌面的图标超过两排就会感到焦躁。有的人每晚睡前都要再去锁一遍门,即使回家的时候已经锁好了。精神病学专家拨伯父说,人人都有精神病。难道不是吗?当自己达到一种精神亢奋的状态,旁人看来不就是精神病吗?这里想引用一句勒内·夏尔的诗自勉:秘密又再一次在你们深处响起,发展你们合法的怪癖吧。

 朋友对我说,常常觉得有人在看着他。甚至有时候感觉别人能看透自己民里在想什么。说实话,这种感觉我也有。“精神分裂的重要症状之一就是思维扩散和思维被广播”,这两者其实是一个意思,而且根据字面也很好理解吧。别人的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一次不经意的手势都有可能让自己浮想联翩,觉得对方讨厌或者喜欢自己,其实说白了就是心理暗示,要么你讨厌对方,要么就是你对对方有好感。另一角度,自己的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手势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思考:对方是不是都理解这些了,他们是否因此讨厌我或者喜欢我。不用说,这就是自卑和自恋的表现之一了。但无论是那种角度,都没有达到一种极端,所以,大多数人还安然地精神病院之外生活。
 
 书中作者不只一次的在采访中说:“这群疯子什么都知道,太恐怖了!”给人的影响很深。因为书中采访内容涉及心理学、哲学、生物学、佛学、量子物理学、符号学、玛雅文明及预言等方面知识,一方面佩服作者的毅力和好奇心,另一方面惊讶于这些采访的“天才”病人的滔滔不绝。也许精神病人的单纯使他们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会刨根问底,管他什么名利不名利的,一根筋儿地做研究,这群人热衷于探索未知,他们比任何人都恐惧真理的缺失。他们一厢情愿的将全部未知变成已知,不过是为了让世界符合想像。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认为,人对自己的行为是毫无责任的,人对自己的本性是毫无责任的;对人的行为进行评判本身就是不公正的的行为。这也是福柯一生矢志不渝的信念。所以他认为,疯人院、精神病院这些机构建立本身就值得商榷。而且话说回来,人人都有精神病,为什么单单把他们作为疯子一样关起来,任意地残害。而且这些被关的比我们这些铁丝墙外面的活得要单纯、自由得多,不是吗,到底是谁在把简单的东西搞复杂化?就像最近上映的电影《A面B面》里呈现的那样,通过药物慢性地控制、损坏患者的身体,疯了就打镇静剂、晕了就打兴奋剂,再不行就加大药量。当然我没去过精神病人和疯人院,有些还是本着治愈病人的天使职责在行事的。
 
 37节的患者说:“…你会无穷尽的想要更多。但是,那些真的就是你需要的吗?不见得吧。你们想要那么多,而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活着,我就在这里了。那么谁才是有问题的…这里就是正常人的居留地,是你们这些疯子弄的…”
 
 书里的很多患者都在探求世界的真相,并都有各自的一套理论。作者对此也是一阵阵疑惑,而且因为他是所谓的“正常人”,所以会愈发疑惑。我们也是如此疑惑,但只是“习惯”把我们从疑惑中一次次拉了出来,到最后,我们连疑惑在哪里也记不清了。天才和疯子似乎真的太难区分。
 
 最后,以书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问题不在于他们想得太多了,或者其他人想得太少了。而是对我们来说,未知太多了。如果非得用奴役这个词的话,那我们都是被未知所奴役着,直到我们终于看清,看透了所有事物的那一天……

上一篇: LBS技术
下一篇: “精”于形而“简”于心的社会化媒体工作者们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

访客评论

  1. #1 LeoCraFT 2010-05-21, 5:39 PM
    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宗教来填补未知的领域,同时相信科学。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2. #2 ofly 2010-05-21, 6:32 PM
    这是为了给公司交差,昨晚写的,真是郁闷,居然每个部门要定期的写读书笔记
  3. #3 fyfei 2010-05-21, 7:44 PM
    大公司,要习惯
  4. #4 fyfei 2010-05-22, 1:34 AM
    仔细看完,佩服小白一下,首先能读这样的书很有品,其实能写这么好的读后感很有味。
    你这一次充分证明了以上2个字。
    膜拜一下。
  5. #5 fyfei 2010-05-22, 1:40 AM
    另外我赞成leo的解决方法,用宗教的方法。
    我一直认为人是要有点信仰的。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说:“我们信仰什么,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们有信仰。”这句话很极端,但是某种程度上说明,有信仰哪怕是坏的信仰也好过无信仰。
    没信仰人和社会都会出问题。
    我建议适当信仰一下佛教,讲究积德大爱。而相对来说基督宣扬忍耐,伊斯兰教比较极端。
  6. #6 ofly 2010-05-22, 9:51 AM
    这个问题太深奥,不建议讨论,哈哈
  7. #7 LisaW 2010-05-24, 9:32 AM
    我也膜拜一下小白."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句也很销魂.
    小飞这个"适当"用得好呐.要不就戒色戒荤戒酒了.哈哈~

    回宗教说.个人觉得中国古代的人无论是精神力量还是学术力量都及其强大.精神力量强大在"没有信仰"上.靠礼教道义规范自己的社会行为.思想上不受宗教的束缚.被未知奴役却没依托宗教.很强大的精神力量吧.再有百家争鸣,有这四个字例子都不用举了.
    坚信信仰只是一种人生态度.中国人是有信仰的.怎奈崖山之后已无中国了.
  8. #8 fyfei 2010-05-24, 8:56 PM
    小野丽莎,你懂我
  9. #9 fyfei 2010-05-24, 8:59 PM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中国基本上就没啥精神力量了。
    几轮的焚书坑儒之后,更是代表神权的皇权。
    现在我们P名更是如此。
  10. #10 ofly 2010-05-25, 8:23 AM
    中国君权远甚于神权,因为皇帝说自己是天子,上天派下的,所以神权和君权被统一,这也就少了很多用神权滋事的机会,至少科学史上布鲁诺式的事情也就少多了,至于精神力量我觉得中国一直存在,从炎黄的信奉到道家儒家以至外来的佛家,都一直存在,不过中国人的特性就是中庸,什么信仰都会被这一法则改变。最后大家都退一步,形成了凡事可信可不信,其实也蛮好的,哈哈

发表评论

内 容: